悠悠读 > 仙侠修真 >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 第34章 第 34 章
    十多分钟后,秦皓宇顶着乱糟糟鸡窝头来了。

    他一副睡眼惺忪样子,一来就被贺钧潮一顿训,勒令他不要再让学员带学员,以减轻大家负担。

    UNI出来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管他们如何性格各异,对待工作都是同样认真。

    所以秦皓宇还觉得蛮自责,以为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导师不离身。

    贺钧潮走后,他便开始认真指导大家动作。

    路夕觉得他大概比贺钧潮妹妹还要精分,昨天还一脸悲愤地、用和他绝交口气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今天又当着众人面,万分别扭地夸赞他动作到位。

    路夕都替他尴尬,尬快要脚趾抠地了。

    训练了一上午后,下午是周日例行短假。

    自从上次让他们打电话之后,节目组每隔一个礼拜,就让他们出去采购一些生活用品。为是避免大家与世隔绝太久,变得精神不正常。

    他们还贴心地暂时给大家发放了手机,方便使用付款购物。

    不过一般这种时候,路夕都不怎么出门。

    他要么在练习室跳舞,要么躲在宿舍看书。

    就快要开学了,他便打算回到宿舍,把这学期课程好好看一看。

    足足一年多没有学高数,脑子都快成一团浆糊了。

    作为一个偶像艺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时想不开,偏偏选择了数学系。看着那些高等代数、常微分方程、复变函数论,他感觉世界都扭曲起来了。

    练习生们三三两两地往食堂走去,正午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落在一张张年轻面孔上。

    路夕边走边思考,下学期要怎么才能拿到高分,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伍承焕和祁楠什么时候停下了交谈。

    等他看见地面出现了一个人影时,才抬起了头看向前方。

    贺钧潮穿着印象画版宽松短袖,戴着帽子和墨镜,一副要出门闲逛模样。

    他站在香樟树下面,高高大大影子和树影重叠在一起,颇有一种校园青春味道。

    “有空吗?”他扬了扬下巴,对着路夕道。

    伍承焕立马机灵地拉过祁楠道:“pd,你们聊,我们先去食堂了,饿死了。”

    说着,便脚底抹油地溜了。

    贺钧潮摘下墨镜,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俩小子倒是挺有眼力见,不像那个乔松年。”

    路夕哭笑不得地说:“你找我有事吗?”

    “你下午要是空闲话,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贺钧潮说,“顺便还可以见一下我妹妹,她每天都在跟我念叨,说想看看你。”

    路夕张了张嘴,刚想问他见什么人,口袋里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放在耳边道:“喂,陆总。”

    贺钧潮神情顿时紧张起来,牢牢地盯着他。

    “你要找我谈事情?”路夕有点诧异,下意识看了一眼面前贺钧潮。

    贺钧潮脸迅速垮了下去,心里咬牙切齿地琢磨,怎么把陆占阳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

    路夕犹豫了几秒,说:“不好意思啊,我下午有事。”

    贺钧潮眼神闪了闪。

    那边陆占阳似乎还在说什么,他果断挂了电话,抬头对贺钧潮微微一笑道:“走吧。”

    贺钧潮足足看了他好几秒,才道:“你都不问问我,要带你去见谁?”

    “肯定是见该见人呗,我这么大,还怕你把我卖了?”路夕弯了弯嘴角。

    他举步像停车场走去,贺钧潮却莫名有些不自在起来。

    他小声说了句什么,路夕没听清,问了句:“啊?你说什么?”

    贺钧潮却说没什么,径直领着他往停车场去了。

    到了车旁边,路夕才发现他今天没有开跑车,而是换了辆卡宴。

    “换车了?你不是挺喜欢跑车吗。”他坐到副驾,随口问了一句。

    “唔,开腻了。”贺钧潮含糊地应道。

    车子在公路上奔驰,贺钧潮还保留着开跑车习惯,一脚油门下去,简直堪称肆无忌惮。

    路夕第一次坐他开车,一开始只觉得快,但渐渐却发现其实他开很稳,从不压线或者漂移。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很久以前听别人说过一句话。女生谈恋爱时候啊,最好让你男朋友开车带你四处转一圈,因为人品如车品。

    他被这个想法逗笑了。

    贺钧潮虽然在开车,但却用眼角余光偷偷看他,立马问道:“笑什么,是仰慕我开车英姿吗?”

    路夕对他幼稚习以为常,无奈地摇了摇头。

    贺钧潮却恢复了正经,说:“对了,还是要和你说一声。今天去带你见人是万正修导演,你应该听说过他吧,我前几部电影都是和他合作。”

    不出意外,路夕点头道:“我看过《禁猎区》和《血荐轩辕》,这两部票房都破同题材纪录了。”

    他转向贺钧潮道:“你带我去见他做什么?”

    贺钧潮看着前方,又用开玩笑语气说:“弟弟想给你介绍业务啊,看你才华横溢,不应该屈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