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诸天试武》

第148章 剑池后续

    好可怕的刀!

    看着已然收刀而立,神色淡然的谢飞鸿,和刚刚还有神鬼披靡之威,现在却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所有人都不有噤若寒蝉。

    哪怕是已然是已然身受重伤,向来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不畏惧的步惊云,都下意识的向后撤了撤、挪动了一下,争取让自己尽量离谢飞鸿远一些。

    也怪不得他们会如此作为,谢飞鸿的诛心之刀,虽然是对雄霸而挥的,但是不代表其他人并没有不受影响。

    像是在谢飞鸿战无名的时候,一旁观战的剑晨就直接剑心蒙尘,直到今天,还有一些细小的裂缝没有补全。

    因此谢飞鸿的诛心之刀虽然已然入鞘,但是它所带来的影响却没有完全消散。剑池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受影响。而具体受影响的程度,也和他们意志和内心强度有关。

    不过不管受影响的深浅如何,有一点他们是公认的。那就是如果可以的话,这种感觉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经历一遍!

    雄霸既然已然身死,那断浪那边自然是打不成了。毕竟除了秦霜和聂风之外,天下会对于其他几个高手来说,也不过是个混饭吃的地方。

    也许在雄霸在的时候他们还指望着天下会一统武林,混一份从龙之功。但是现在雄霸已经不在了,尘归尘土归土,他们自然也要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比如说……眼前就有一个不错的人选。

    当然,现在考虑这些还是有些早,毕竟刚刚双方开始处于敌对方。鬼知道这位谢庄主会不会秋后算账,将他们送下去见他们的帮主。

    因此像是杨真、徐宏之辈此时都已然做好了两手打算,向着这剑池唯一的出口的地方悄然挪了挪。如果见势不对,就立刻开始跑路,然后在某处深山老林之中躲几年。

    至于聂风和秦霜,要说他们不恨谢飞鸿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雄霸这些年来对他们着实不错,尤其是聂风,作为泥菩萨为雄霸批言所说的风云之一,雄霸更是百般呵护。

    也许这其中是有功利心在,但是好就是好,这不会因任何而改变。而这也是为什么明明雄霸来拜剑山庄准备所杀的两个人都是聂风都不忍下手之人,但是还是跟来了的重要原因。

    不过两个人虽有报仇之心,但是却非常清楚。面对如此凶恶的刀,连他们心中敬若神明的师尊都要引颈受戮的人,漫说是他们两个了,恐怕身处这剑池中的这些人一起上,都是刀下亡魂的份。于是一时间,倒是僵持在那里,心思千回百转。

    至于步惊云,自己最想杀的人就是这样死于自己面前,第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愤怒。毕竟在他的心中,雄霸的人头早已被他预定,为此他还委曲求全了这么多年。

    而现如今,雄霸却死于他人之手,这如何让他甘心。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些茫然,这么多年来杀雄霸就是他唯一的目标和执念。现在雄霸身死,他反而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

    而断浪,则是心情最复杂的人。没办法,谁让谢飞鸿之前在诛杀剑圣的竹林之中承诺过他。只要他一年之内能够斩杀雄霸,其后的时间之中,天下会的地盘能打下来都是他的,以供他作为断家崛起的基业。

    而现在,雄霸死了,而且并不是死在他手中。这承诺自然也就无效,如何让忙了这么久,期待了这么长时间的断浪甘心!

    当然,断浪也知道在这些事情上怨不得自家庄主。是雄霸不知死活,上前挑衅。要不然以自家庄主的脾性,面对走歪道路的雄霸根本就不会有出刀的心。

    但是事关能否重振他们断家的声威,这个一直以来他心中的执念,断浪就算是在豁达,也郁闷难受的欲死欲仙!

    可恶!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动些歪脑筋,直接在天下会那边阴死雄霸!就不会有眼前的这种局面了!

    “断浪,”看着眼前已然倒在血泊之中,没了声息的雄霸,谢飞鸿轻叹了一声便招过断浪,吩咐道:“好歹也是一时人雄,将他的尸体带回天下会安葬吧。”

    “是,庄主,”断浪连忙应道。

    似乎看出来断浪的兴致不高,而谢飞鸿思索了一下,觉得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自己都要忙于钻研从拜剑山庄得来的铸剑、品剑之术,恐怕无暇顾及群龙无首的天下会那边。

    于是沉吟了片刻,扫视了一眼还留在剑池之中,正紧绷着神经看着自己等人的天下会高手,便对着断浪继续道:“断浪,这些日子以来,纵然我远在无双城,但是你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虽然你未曾如约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但是却是非战之罪。

    这样吧,我的承诺依然有效,不过改为你需要在一年之内,帮我平定北地。而奖励……则为你头三个月之内所拿下之地。若是失败的话,则就丝毫全无。如何?”

    “庄主此言当真?”断浪见到峰回路转,不由眼前一亮。

    虽然明知道自己问这问题,可能功利了一些,但是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断家的复兴大业,断浪只能厚着脸皮进行确认。

    “我有必要骗你吗?”谢飞鸿笑道。

    断浪连忙行礼:“谢庄主!”

    对于谢飞鸿和断浪之间的言语,哪怕是被当做货物一样送来送去的天下会一众高手眼中都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他们哪能看不出来,这是谢飞鸿在白送给断浪一场富贵。毕竟现在雄霸以死,北地霸主天下会群龙无首。漫说一年时间,就是大半年,以断浪的武功拿下天下会所拥有之地想来也不难,这也就难怪他人恨不得以身代替了。

    当然,这之前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谢飞鸿不会只说而不兑现。

    而对于这点,断浪倒是不担心,毕竟他和谢飞鸿与人相处了好一段时间。知道自家庄主心系武道,向来懒得处理这些俗物,所以断然不会在这上面纠缠。

    于是断浪又重新恢复了斗志,准备大干一场。一时间,不由将目光转向那几个天下会的高手那里,起了将他们招揽在手中,以供差遣的心。

    对于断浪的小心思,谢飞鸿自然是无暇理会。已然将包全部都甩出去的他,在见过了绝世好剑出世之后,便起了自己也铸一柄剑的心。

    于是在驱走了如负释重的剑池中的众人之后,谢飞鸿便吩咐拜剑山庄的铸剑师中钟眉,为自己准备些材料。

    他要亲手铸一柄剑来看看。

    http:///txt/98527/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